爱若

今天这种天气最适合宅寝室里做方案,改稿子。不用化妆,不用穿不舒服的衣服,带上眼镜,扎起头发,穿上棉睡衣,饿了点外卖,累了就看睡,冷了就开空调。外界信息一概不回(除了导师)

那个人好像有女朋友,那他之前为什么应约?觉得有点难过

壳子好看但很重

丧吗?那我也改不了

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:

鱼耶:


“终有一天,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,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,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。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,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,你要记得,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,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。”


纠结很久把哪张放在封面…😤

摄于中央美术学院博物馆

家乡无限好,再见@武汉

每一个说狼来了的小孩都是为了寻求关注,但他没有算到狼真的来了,而且已经露出了獠牙。这下只有真正看到狼的人才会出手帮忙了,看到的人那么少,救也救不了了。一盆冷水来得太晚了,冷水已经变冰刀了,还有活路吗?